黃方

<黑邪> 隨便寫寫,就是個哨嚮

為甚麼黑邪沒有嚮哨!!!(╯‵□′)╯︵┴─┴

所以不才如我不小心寫了這個.........


*CP黑邪

*架空腦洞的世界,妹子們別太較真,看文開心就好,別問我這裡是哪裡!!我只會回問你我是誰QAQ

*OOC警告,撸主甚麼也不知道


00.


他記得那種感覺,刻骨銘心的記在心上。

 

「哨兵的覺醒是一件危險的事。所有的感官在一瞬間失控,過大的信息亮一下子湧入大腦,如果沒有得到妥善的照顧,通常這些覺醒者不是死就是瘋。但還是會有極少數的例外,在熬過無人照料的覺醒期後,幸運的活了下來。我們的首領就是其中一個……。」聽見對自己有著狂熱崇拜的手下又在吹噓那些有關他的謠言,墨鏡後的鐵灰色雙瞳帶著淡淡的無可奈何與嘲諷,他勾起嘴角,堆滿訊息的大腦裡閃過一個畫面,模糊的。

 

 

 

也許正如那個手下所說的,哨兵的覺醒是一件痛苦的過程。黑瞎子努力的回想那時零碎的記憶,關於自己的覺醒。說實話,他記得的也不多,這時候就不得不感謝軍方編寫的那些有關哨兵的書,裡面其實形容的蠻完整的。失控的感官,海嘯般湧入的大量訊息,劇烈的頭痛甚至會讓人忍不住自殺。

他又笑了,零碎的記憶正漸漸的連接在一起,關於那時脆弱的自己,那天滂沱的大雨,還有那個善意的,那個男孩的聲音,那句溫和的關懷。

 

意識朦朧間,連自己身後靠著的潮濕木板都能刺痛他的背,帶著焦急的爭吵聲依稀傳入耳中,和那些自己無力處理的資訊混合成一個在腦海裡肆虐的風暴,渾渾噩噩的。

型號老舊的照明器照亮設備簡單的客廳,愁容滿面的男女正是聲音的源頭,上到二樓,有個男孩縮在房間的角落,害怕的聽著父母的爭吵聲,他過高的體溫,身體移動時衣服摩擦的聲音,紅通通的臉頰和帶著淚水的棕色眼瞳。強迫症似的,正在覺醒期的自己把男孩所有的生理特徵都記了下來。

『發燒?』事後回想起來,黑瞎子其實蠻佩服自己的,在思考邏輯完全被占據在腦海裡的雜亂訊息摧毀的那個時候,自己卻還能針對男孩的症狀做出推測。

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對,那個男孩散發著一種特殊的……味道,讓人感覺……很好吃。

老實說,他對自己那時候貧乏的詞彙量不只一次感到好笑,但是孩童的言語反而是最直接清楚的。他後來才了解自己是何其幸運,在他覺醒的同時遇到了一個嚮導,雖然也是剛覺醒的,而且還毫無自覺的散發著嚮導的信息素。

但連信息素都控制不好的他卻能夠進入自己可比龍捲風肆虐的精神領域,然後輕柔的問一句:「你還好嗎?」。

他混亂的大腦有一瞬間的寂靜,然後,幾乎是下意識的,黑瞎子對著那根善意的精神觸絲發動攻擊,他能感覺到那個男孩在僅僅與自己隔著一堵牆的房間裡狠狠一頓,然後暈了過去。在男孩之後,自己的意識也隨之中斷,但他一直都記得那個男孩,還有他給自己的感覺。跨越退色的記憶,清清楚楚的被自己刻在心上。

 

黑瞎子再一次笑了,溫柔的。

=========================================================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應該會有後續,不定期掉落,也有可能修改

隨意放隨意看,提意見歡迎,噴的話請輕噴QWQ


 

 


评论(10)
热度(16)
大家好,此處主要放至少得可憐的同人文。

我更新很慢很慢,至少是以周為單位的。

K/禮猿本命/all猿也可

特殊傳說/冰樣/ALL漾

盜墓筆記/黑邪、瓶邪/ALL邪

Yuri on Ice/尤勇主 維勇副/all勇也可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