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方

<禮猿> Purple

*傳說中的舊文騙更新(被打

*舊文為毛感覺質量比較高.......((疑惑臉

*禮猿*兩人已經在一起了的設定

*伏見被我寫得有點傲嬌........

*Always OOC

「嘖。」

伏見下意識的嘖舌了,不,並不是下意識動作,而是『那個人不在自己身邊』引發的焦躁正侵蝕著他。

夏季的傍晚六點鐘,天空還存著一點點灰灰的白,該是吃晚餐的時間了,雖然會餓,但是完全沒有想吃點什麼的慾望。拿著有些發燙的終端,伏見把自己捲成了一團棉被,後悔的強烈情緒蓋過飢餓的感覺。

原本想在他出差前的前夕結束這場無意義的冷戰,但自己最後還是拉不下臉。

「那麼我出發了,伏見君。」他只是露出一貫優雅的微笑,轉身的毫不猶豫。

「……嘖。」瞪著終端上顯示的號碼還有旁邊的連絡人姓名,伏見死死的盯住那四個字不放,纖細的手指在撥號鍵上游移,但他後還是把終端給丟到了床的另一邊。

還有48小時,宗像禮司,伏見猿比古的戀人,才會回到這座對一個人來說顯得太空曠的日式住宅。

還有48小時,那個人才會回到自己身邊。

「好久……。」低喃了聲,但在明白自己說的是什麼的當下立刻抿起唇。

看著自己身邊已經空了三天的位置,伏見滿眼的不耐與掙扎,良久,才像是妥協了般把自己從棉被堆裡拔出來。

「宗像禮司……禮司。」對著他的位置,伏見輕聲說。然後下床準備吃泡麵了結一餐。

「早安,猿比古。」男人醇厚的嗓音帶著笑意。

而伏見卻一個失手把杯子給砸了,剛倒好的紅茶也順便餵給排水孔。

「……請不要那樣叫我。」

收好被砸碎的杯子,幫自己和宗像都倒了杯飲料之後,伏見好半天才擠出一句。

「伏見君是指叫名字這種稱呼的方式嗎?為什麼不要呢?戀人之間這樣稱呼似乎是很常有的事呢。伏見君不喜歡嗎?」

「……並沒有。總之,請您不要這樣叫我。」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完這段話,伏見前所未有的認真吃著早餐。

「那我可以請伏見君叫我的名字嗎?雖然知道這對伏見君來說可能有點困難,還請伏見君答應我任性的請求。」

「不可能。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室長。」刻意不去接觸到宗像禮司的視線,伏見猿比古幾乎是想也不想就拒絕,即使對面戀人期盼的目光令他坐立難安。

於是,五天前,兩人難得的休假日就成了這個話題的無限時辯論會,最後,才在伏見的一句幾乎是大吼的「吵死了!」之中結束。宗像對伏見少有的情緒失控似乎是感到非常震驚,一向平靜的臉龐難得出現了驚訝的神情。而伏見在這之後便沒有再對宗像禮司說過除了工作以外的任何話。

「所以說要是我一個不小心在工作時叫出您的名字該怎麼辦……嘖。」

伸手接過旁邊秋山遞來的文件,伏見盯著螢幕上的數據碎念著。

忍受伏見的低氣壓已經四天之久的S4眾隊員們,雖然想開口詢問究竟事發生什麼事,但連道明寺都開口了:「保命要緊。」,而不是興高采烈的衝去當第一手記者兼頭號犧牲者。

『還有2小時。』

伏見嘆了口氣,望向時鐘。說生氣什麼的,早就沒有了。冷戰,不,自己單方面的鬧彆扭也早就在宗像禮司背對自己的那一刻煙消雲散了。

跑完最後一個資料。伏見闔上筆電,扔了句「我提早下班。」就離開了。

仍然是把自己裹成一條棉被捲的姿勢,伏見把玩著手中的終端機,一邊想著等一下要怎樣表達才不會又開啟新一輪的爭論,對於叫名字這件事。

「……伏見君。」恍惚之中,似乎聽到了久違的聲音,伏見想張口說些什麼,不論是自己對他大吼的抱歉,還是對於自己無聊的彆扭情緒,還是很想很想打電話給他的猶豫不決,還是其他自己也無法說出口的東西。

睜開眼,身體比渾沌的大腦更快。他伸出雙臂,把這個自己已經好久好久沒好好抱過的人緊緊擁著,感覺到他細微的一顫與溫和的輕笑。

「我回來了,伏見君。」他說,輕輕的揉著懷中少年柔軟的頭髮。

「歡迎回來,……」感覺到埋在自己項頸裡的呼吸微微一頓,宗像輕笑。

 

「……禮司。」

後記:

對這是舊文,我對不起妹子們QAQQ((面壁

命名來源不解釋,大家如果看得開心就太好了。

黃方/20150617

 


评论(4)
热度(22)
大家好,此處主要放至少得可憐的同人文。

我更新很慢很慢,至少是以周為單位的。

K/禮猿本命/all猿也可

特殊傳說/冰樣/ALL漾

盜墓筆記/黑邪、瓶邪/ALL邪

Yuri on Ice/尤勇主 維勇副/all勇也可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