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方

<禮猿/腦洞架空> Just a Kiss

**年齡操作架空

**青梅竹馬設定

**OOC排雷警告

**有續集,預計中長篇

01.

 

『現在幼稚園那邊應該是午睡時間吧。』

小學部四年級的教室裡,台上的老師正一本正經的講解著分數的除法,新的單元開始不久,學生們的臉上存著對題目不了解的疑惑,在台下目光渙散的盯著老師看。

宗像禮司是教室裡少數幾個清醒的學生之一,但此刻他的心思也不在課堂上,鼻樑上架著樣式簡約的金屬框眼鏡,一雙藍紫色的眼睛正藉著地利之便光明正大的盯著窗外看。

四年級教室的窗外就是停車場,說實話,坐窗邊的同學有時候寧願盯著老師臉上的痣看,也不願意看窗外放著廢棄開進又開出的車子。

宗像也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反常了,但他無法放下此刻正在停車場旁的花圃邊的那個人,似乎是刻意探查過地形的樣子,既能避免自己被車撞到,又能讓自己一抬頭就看見他整個人。

 

黑藍色的頭髮在人煙稀少的停車場裡其實非常顯眼,男孩穿著早上才和他炫耀過的淺藍色襯衫,似乎是在認真的做某些事,小小的身體幾乎快埋進花圃裡了,只剩一隻手搭在外面的石頭上保持平衡,米白色的圍兜上沾了不少碎葉,別在胸口的手帕上也沾了不少灰塵,名牌被放進了圍兜的口袋裡,露在外面的一小截依稀能看見一個歪歪扭扭的「伏」字。

『伏見猿比古。』宗像在心理唸了一遍男孩的名字,想起他站在自己家門外時害怕溫順的表情,忍不住感嘆小孩子的心性就是難以捉摸,自己和他也才認識幾個月啊。

但他卻忘了自己也只是個十歲的小孩而已。

 

視線意外的和男孩興奮的深藍色瞳孔撞上,男孩的臉上綻開了個傻氣十足的笑,朝著他用力的揮了幾下手,小小的手裡纂著一大把不知道是花還是草的植物,宗像原本是想用眼神示意他回去午睡的,但自己的顏面神經就像失控了一樣,不由自主的就朝著他笑了。

這個動作似乎讓男孩更高興了,一雙眼睛閃亮亮的,這讓宗像想起了之前到天文館參觀時的模擬星圖,那些嵌在圓頂天花板上的假星星似乎讓同學們很是驚奇,但自己只是靜靜的看著。

他有時候實在是無法理解那些人的思維,明明是假的東西,為何會如此著迷呢?

 

伏見君可是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啊,不過那雙眼睛實在是太亮了。

 

看著男孩捧著一堆植物往幼稚園的方向跑去,宗像覺得自己這堂課似乎走神的有些太誇張了。

 

 

 

「宗像君,能請你到幼稚園那去一趟嗎?」

放學時間,和每個自動跑過來跟自己說再見的女生禮貌的一一道別後,宗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算先把作業都寫完了再回家,這幾個月來他都是這麼過的,等他完成作業後也差不多到了幼稚園的放學時間,自己再走到伏見的教室外接人就可以了,幾個月來,雙方的時間都沒有浪費在等人上。

但今天自己卻提早被叫到了幼稚園那裏去,似乎是有甚麼急事的樣子,來叫他的老師直接穿著拖鞋就進了校舍。

宗像看著那個女老師一臉焦急的樣子,突然想起了自己中午時在停車場看到伏見的畫面。

『伏見君也會闖禍嗎?』他詫異,俐落的收拾好書包就跟著老師離開了。

 

跟在滿臉焦急的老師後面進了幼稚園的教學區,遠遠的就能看到一群孩子圍著一個一臉驚恐的女老師正在說著甚麼。宗像一眼就認出那個被圍在中間,眼淚婆娑的女老師是伏見的班導,他的視線很快的找到了站在包圍圈最外圍,正被一個男老師拉著訓話,扁著嘴倔強的要哭不哭的伏見。

 

那個瞬間,宗像心裡有太多他無法理解的情緒。只是緊緊的捏著口袋裡的手帕,幾乎是下意識的站到伏見身邊,硬掰開他被拉著的小手自己握住,一雙鏡片後的藍紫色眸子隔著鏡片平淡的盯著蹲在伏見面前的男老師。

不悅。

這是他心中最清楚的感覺。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他開口,疏離冷漠的聲音含著某種超齡的冷靜。

那個男老師避開他的視線,也沒有先確認他的身分,對著他叨叨絮絮的就開始說伏見是如何如何的在午休時間偷溜出去,搞的渾身髒兮兮就算了,還放了一大堆雜草在老師的鞋櫃裡,裡面還有甚麼昆蟲之類的,嚇的老師花容失色又有多不聽話之類的,用著國中生的那種自以為是的抱怨語調。

宗像很確定站在自己身邊的伏見對這些話的理解釋沒有問題的,被自己握在手心裡的小手握成了拳,藍黑色的短髮塌塌的垂在耳側,和平常的開朗樣相去甚遠。

不知怎麼的,宗像有點心疼。

「您的這些話,應該去和伏見君的家長私下說。」

宗像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押著伏見去和女老師道過歉之後便離開了。

低著頭沉默不語的伏見和平常一到放學時間就興高彩烈的活潑男孩時在相去甚遠,宗像此刻才有時間去觀察他的情況,衣服是都被弄乾淨了,就剩手上還沾著一點灰塵。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走到洗手檯去接了些水下來把男孩的手抹的乾乾淨淨的,看著伏見還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有些無力。

 

「伏見君為甚麼要做這種事呢?」宗像問,帶著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無奈與寵溺,但在伏見的耳朵裡聽來卻還是那麼的無關緊要,雲淡風輕。

「……。」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沉默不語,一雙小手緊緊的纂著身上的圍兜,在米白色的棉布上留下深色的水漬,頭垂的低低的,從宗像的角度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看見頭頂上的兩個緊挨在一起的漩渦,有點無辜。

不知道是誰跟他說的,有兩個髮旋的的人脾氣都不是很好。

宗像只能嘆氣。

「我們回家吧。」宗像掰開男孩緊握在圍裙上的雙手,拿出手帕把水都擦乾之後,他說。

走在自己身邊的男孩還是沉默的,但這是男孩的一次主動牽起他的手,即使這幾個月來他們放學回家的氣氛都還算融洽,但伏見卻從來沒有自己牽著他。

 

宗像微笑,他突然覺得自己會一直記得那雙手的溫度

======================================================

所謂的第一篇,最近狀態感覺有點不穩,大家將就著看QAQ

我一直在想要以什麼樣的形式去呈現符合這個腦洞的兩人,最後決定是宗像視角與伏見視角的混合體,順帶一點日記形式(在我的設定裡兩人都有寫日記的習慣)

嗯,大概這樣,童年篇預計是四到六篇。

希望各位即使面對如此含蓄的禮猿,還是能看得愉快,如果是的話就太好了。

黃方20150629


评论(23)
热度(12)
大家好,此處主要放至少得可憐的同人文。

我更新很慢很慢,至少是以周為單位的。

K/禮猿本命/all猿也可

特殊傳說/冰樣/ALL漾

盜墓筆記/黑邪、瓶邪/ALL邪

Yuri on Ice/尤勇主 維勇副/all勇也可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