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方

[YOI/尤勇] 在墜落前擁你入懷1.2

在墜落前擁你入懷


CP:尤勇*

年齡操作:尤(16)/勇(17)

*迷弟尤里x學長勇利

*私設成堆+OOC警告


1.2


看著隔開冰場和後台的深紫色布幕被來去的人群一次次的掀開又放下,勝生勇利一邊做賽前暖身一邊看著後台忙亂的工作人員們,用來分開冰場和後台的薄薄布幔抵擋不住一陣陣的歡呼聲和音樂聲。

 

作為年齡最大的參賽者,他表面上看來鎮靜,但心中那種壓抑不住的緊張感卻讓他的動作有些僵硬,這種詭異的狀態明顯的連他自己都察覺的到,只能藉著暖身試圖放空自己的腦袋,可惜效果似乎不大,要命的緊張感在他做完整套暖身後,還是牢牢的勒住他的心臟。讓他坐立難安。

 

「勇利,還好嗎?」

肩上突然傳來的力道嚇的他猛然回頭,自己的教練正一臉關心的看著他,呼出一口氣,他朝身後的義大利男人笑了笑,拍拍他的手表示自己沒事,雖然上揚的很勉強的嘴角讓他的動作看起來毫無說服力,切里斯蒂諾還是放開了他的肩膀,轉而拿出了他的耳機,問他要不要再聽一次比賽用的曲子。

 

淺笑了一下,他擺手說不,努力地想裝出沒那麼緊張的樣子,但是緊繃的肩膀還是出賣了他。

 

「是在擔心那個俄羅斯的選手?」

 

切里斯蒂諾有點無奈,盯著學生小鹿般濕潤的紅棕色眼睛,終於忍不住問。

 

「沒有啦……擔心等一下的比賽都來不及了,怎麼有時間去想別人的比賽……。」

像是被說中了心事,勇利一臉尷尬的笑。


 ※


尤里‧普利賽提,勇利是聽說過他的,只差自己一歲,明年要進成年組的天才少年。

他參賽的消息一出,勇利和切里斯蒂諾很有默契地放掉了半天的練習,只為了好好了解一下這位被媒體形容為「俄羅斯妖精」的男孩。

俄羅斯國家隊和他的教練似乎對他非常保護,官網上的基本資料也隱藏了好幾項,網路上參賽的影片不多,倒是有許多粉絲製作的私人影片,裡面都是些模糊的私人照,看得出表情的照片沒幾張,偶而出現幾張清晰照也都是瞪著鏡頭的不悅表情。

 

『看起來不太好相處呢……是叛逆期?』從外套口袋裡拿出耳機戴上,他想著,第一個選手出場的歡呼聲幾乎撼動了整個體育館。

 

勇利突然想起網路上的某張照片,低的可怕的畫素之下,依稀看的出一身黑衣的少年正和練習的夥伴說著甚麼,手裡還拿著看起來像是食物的某種東西,畫面裡的他依舊是瞪著鏡頭的一號表情。

 

『或許拍的人是他的隊友?』

 

想到這,勇利笑了,他在冰場的人緣算好,生日時,sns上總是被一堆不知哪來的醜照洗版,甚至還有摔倒的臉孔扭曲特集,每次都讓他哭笑不得。

切里斯蒂諾輕拍學生的肩膀,打斷他的神遊,等會兒比賽的曲目在耳機裡跟周遭的雜音混雜在一起,他抬眼看著自己的教練,高大的義大利男人則用眼神示意他出場準備。

 

離他上場的時間只剩下幾分鐘,他帶著某種決絕的神態脫下外套,剛才在後台稍稍減輕的緊張感再度回籠,冰場內的低溫明明是早已習慣的溫度,卻凍的他指尖毫無知覺,他合起雙手,對著掌心呼出一口熱氣,順手調整了一下比賽服的袖扣。

 

 

為了比賽特別梳起的瀏海落了幾縷在額頭上,平時被眼鏡和瀏海藏起大半的面容完全露了出來,少了眼鏡的紅棕色眼瞳多了幾分銳利。為了致敬電影男主角而特別製作的比賽服,彈性材質被做成立領白襯衫和西裝背心的經典樣式,連袖子這種容易被忽略的地方都細心的縫上了袖扣,剪裁特意凸顯的腰間則縫上了與西裝同色的亮片。

切里斯蒂諾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學生,給了他一個浮誇的驚訝表情,一邊模仿著場邊發花癡的女粉絲。

勇利無奈一笑,大略檢查過自己的服裝,和教練交換了一個篤定的眼神後,毫不猶豫地上冰了。

帶著淺笑,他在尖叫聲中和觀眾簡單的致意,在他滑到準備位置的時候,人們也很有默契的安靜了下來。

 

閉起眼睛,他用音樂播放前的幾秒放空自己,想像自己就是那個傑克‧道森,風流倜儻,有點狡猾的青年。

 

吉他的撥弦聲一起,他用了這種平民化的樂器來代表電影伊始的男主角,平凡而市儈,連船票都是賭博贏來的。

沿著場邊,勇利想像著電影裡三等船艙內的歡樂氣氛,連續步舞的輕盈愉悅,還帶著點花式滑冰的優雅,把自己全然沉浸在音樂裡,他起跳,三周的後外點冰跳(3T)完美的銜接了音樂剪接的瞬間。

吉他過後以小提琴為主旋律,這種年齡層廣泛的樂器象徵男女主角相遇,不顧等級的劃分,進而相戀的所有過程,也是表演中最長的一段音樂,與技術分相關的動作他都順利完成,隨著音樂進行到後半,腦海中漸漸只剩下了電影的畫面與音樂,小提琴的樂段還剩最後三個小節,他結束兩周半的阿克賽爾跳(2A),張開雙手,屈膝滑向場中央。小提琴的演奏結束,冰場中有兩拍的時間是安靜的。眼簾半垂,他感受這短暫的寂靜,深呼吸了一口冰場上彷彿帶著冰渣的空氣,席林‧狄翁充滿爆發力的女聲和他同時起跳,兩周的後外跳(2Lo)依舊完成的乾淨俐落,勇利鬆了口氣,在動作的空檔勾起一個短暫的笑。

最後一段,以席林‧狄翁的經典曲目演繹沉船之時,傑克與蘿絲內心的掙扎與愛意,作為最後的技術要素,聯合旋轉在漸弱的音樂聲中漸漸停止。

 

冰場天花板上的大燈刺的他眼睛生疼,勇利特意維持幾秒結束的姿勢,等待音樂的餘韻退去,場邊的喝采聲瞬間將他淹沒,露出靦腆的笑,他繞了幾圈跟全場的觀眾致謝,遠遠的看見切里斯蒂諾,即使看不清表清,都能認出他滿意的輪廓。

 

這是勝生勇利第一次體驗到完美表現所帶來的舒適感,場上氣氛高漲,每個觀眾的眼睛裡似乎都能讀到對他表現的讚賞。

 

但,若有似無的,他能感覺到某個視線不停的跟著自己,帶著與觀眾不同的審視意味,並不是自己的教練的那種注意,而是更深層的某些東西,越過群眾的情緒,定定的注視著他。

 

直至他滑向出口,觀眾也收拾好情緒準備為下個選手歡呼,那樣的視線都還在。他忍不住回頭,只看見下個選手一頭燦亮的金髮。

 

是尤里‧普利賽提。

 

他將視線轉向場外,迎向教練熱情的擁抱和祝福。

而那頭金髮,隨著緊追而來的訪問和等分的緊張情緒,很快的被勇利忘在腦後。

 

※ 


看著懷中閃閃發光的金色獎牌,整個人彷彿陷在一片飄然之中,勇利任由教練興高彩烈的摟著自己的肩膀往前走,同時滔滔不絕的對他今天的表現發表大篇的讚美之詞,勇利笑的靦腆,但身周對於表演的滿意氣氛仍然能感覺得出來。

 

對於切里斯蒂諾的技術分析,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應付著,心中所想的還是比賽時的那股視線,直到現在似乎都還黏著自己。

 

『比賽都結束了……。』勇利望向一片空蕩的冰場,和還在侃侃而談的義大利男人並肩走向出口。直到自己走出冰場,從剛才一直在的視線才像是心不甘情不願似的,從他的感覺裡脫落。

 

嘆了口氣,勇利邁開步伐,乾脆的腳步像是剛才意識到忙亂的今天已然結束。

『這是青少年組生涯的完美句點。』他忍不住對未來成年組賽事的想像,大獎賽等詞才剛進入腦海,一陣刺耳的煞車聲立刻將他喚回了現實,下一秒只見一團白光,

就像一曲結束時,冰場內的大燈。

 

然後就是一片黑暗。



=====================================================


原本打算跳過花滑節目不寫,但之後還是寫出來了。詞彙量貧乏和各種漏洞請見諒。


總覺得自己寫作的程度下降的厲害,整段節目的部分算是寫的最順的地方了。國高中時豐富的情感表達能力也消失了,是因為人變現實的關係嗎?

希望各位看的愉快,雖然文中的勇利跟小毛之後可能會不太愉快就是。


抱歉廢話真多,祝閱讀愉快,可拍打別打臉QWQ



评论(12)
热度(43)
  1. 维勇Yuri黃方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好,此處主要放至少得可憐的同人文。

我更新很慢很慢,至少是以周為單位的。

K/禮猿本命/all猿也可

特殊傳說/冰樣/ALL漾

盜墓筆記/黑邪、瓶邪/ALL邪

Yuri on Ice/尤勇主 維勇副/all勇也可

关注的博客